外贸竞争力再创新高的“东莞密码”

2019-08-26 16:15 Admin

  日前,由中国海关总署主办的《中国海关》杂志公布“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排名,东莞以总分80.4分排名全国百强榜单第三。这也是东莞在2016年的榜单中超越苏州后,连续3年排名第三位,得分距离排名第二的上海仅差0.3分。

  记者翻看近3年的榜单发现,虽然连续3年均排名第三,但是得分却逐年攀升:2016年总分为78.1分,2017年总分为79.5分,2018年总分为80.4分。

  “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从2008年开始公布,11年来,东莞7次排名“中国外贸百强城市”第四,3次排名第三,表现十分稳定。

  记者梳理榜单发现,之所以能在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中得分创出新高,东莞依靠的是出口效益率、外商投资设备人均进出口额、内资企业对外贸增长的贡献率等多个指标的提升。如果东莞外贸能在人均货运总量、人均实际利用外资额、特殊监管区进出口份额等多个方面努力,就有可能消除和排在第二位的上海之间的差距。

  “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由海关总署统计完成,评选标准包括水平竞争力、结构竞争力、效益竞争力、发展竞争力和潜力竞争力五大分项共25个指标,由此计算出我国地级以上城市的外贸综合竞争力分值,具较强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对照“2017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和“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两份榜单,记者发现,去年东莞得分比2017年提升0.9分,多个指标排名均有上升。其中,效益竞争力的5项指标均比2017年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直接带动东莞的外贸效益竞争力从前一年的第6位上升到第2位,仅次于浙江金华市。

  效益竞争力分项包含一般贸易出口产品高度化指数、加工贸易增值率、净出口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出口收益率、净贸易条件指数5个指标,主要衡量一个城市对外贸易的质量和效益。东莞在这一分项排名和得分的提升得益于东莞外贸转型升级效果的进一步显现。

  位于厚街的东莞创机电业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创机电业”)就是东莞外贸质量和效益提升的典型。走进创机电业的产品展厅,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品牌产品随处可见,“这些品牌如今都属于创机电业。”创机电业相关负责人自豪地告诉记者。

  创机电业是香港创科实业集团(简称“TTi”)旗下最大的全资子公司。企业自1988年进驻东莞厚街以来,和其他加工贸易企业一样,也是走来料加工的代加工之路。考虑到加工贸易利润率低、没有自己的发言权,创机电业最终决定走自主品牌路。

  “2000年以来,香港创科集团实施自主品牌战略,在全球收购多个欧美高端知名品牌,目前已经拥有11个欧美高端品牌,产品市场份额位居全球同类第二位,并以此为突破口,大力引进人才开拓国际市场和创立多个自主品牌,成为全球同类产品的世界级生产供应商之一。”该负责人介绍。

  在东莞,不少像创机电业一样拥有自主品牌的企业日子过得都不错,发展迅速。距创机电业仅几十公里的东莞美驰图实业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出口增长超15%,超过东莞出口整体增速2.5个百分点,公司拥有的Bburago、MaiSto等多个品牌的产品成为增长主力。公司厂长吴克翰透露,美驰图并购了多个品牌,帮助企业扩大市场份额的同时,大大提升了经济效益。

  在清溪,得益于拥有的NUNA和JOIE两个品牌,明门(中国)幼童用品有限公司每年的销售均持续快速增长,要兴建新的工厂才能满足旺盛的市场需求。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宋志钊透露,两大品牌中的JOIE在英国婴幼童用品市场的占有率排第1位。公司目前正在清溪兴建第四间工厂,预计两年内投入使用。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共有10572家外资企业在东莞开展过加工贸易业务,其中6145家像创机电业一样从加工贸易转化为一般贸易,超过2000家企业建立起自主品牌。

  此外,记者发现在效益竞争力分项中,东莞在“净出口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这一指标上的得分和排名增长最快,从2017年的80.69分、排第35位,提升到2018年的91.42分、排第8位。

  净出口是构成GDP的“三驾马车”之一,在推动国内经济增长和改善就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是衡量外贸效益高低的重要标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净出口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除了看一个城市的外贸总体规模,更为看重的是一个城市的贸易顺差,反映的是净出口对GDP增长的主动拉动作用。

  去年,东莞外贸进出口总额突破1.3万亿元,同比增长9.5%,贸易顺差达2492.58亿元,为东莞全市生产总值突破8000亿元大关作出重要贡献。

  目前,在积极扩大进口的情况下,东莞的净出口还在快速增长。来自于黄埔海关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东莞贸易顺差1332.3亿元,扩大50.7%。

  在“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的5个分项25个指标中,记者发现多个指标和民营企业有关,如出口效益率、内资企业对外贸增长的贡献率等。其中,出口收益率是衡量内资企业参与进出口是否活跃以及加工贸易国内配套能力是否增强等因素的重要指标。东莞在这一指标的排名从2017年的第8名上升到2018年的第5名。而在内资企业对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这一指标,东莞从2017年的142名大幅上升到2018年的第39名。

  上述两项指标均从侧面反映出民营企业发展对东莞外贸竞争力的贡献较大,民营企业在东莞外贸领域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以出口产品为例,根据黄埔海关的数据显示,东莞去年出口手机1361.7亿元,同比增长60.9%,而东莞三大手机品牌华为、OPPO、vivo均是民营企业。今年上半年,东莞市民营企业进出口3368.9亿元,增长10.3%,占53.2%,较2018年同期提升1.6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大幅增长24.1%,达1948.6亿元,手机出口646.4亿元,增长7.8%。

  来自东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东莞民营工业企业有16.1万户,占工业企业总数的92%。

  东莞民营经济在外贸领域的快速崛起和近年来东莞对民营经济的扶持密切相关。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省“民营经济十条”“实体经济新十条”“非公经济50条”及相关配套政策的全面落实,东莞仅2018年就为企业减负427亿元,极大地促进了民营经济的发展。

  以“非公经济50条”为例,经测算,“非公经济50条”在2018年至2020年3年间预计将为东莞非公企业减负近300亿元,为非公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约500亿元,这无疑为非公经济的发展注入强有力的强心针,为工业动力增长提供支撑。

  以企业用电成本为例,去年以来,东莞供电局根据粤发改价格文件3次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每千瓦时合计降低8.19分,已实现降低10%的要求。降价措施落实后,东莞2018年为企业减少用电成本约9.24亿元,预计2019年可为企业减少用电成本约17.68亿元。

  手机制造及其相关企业均是用电大户,从中获利也最大。东莞供电局提供的数据显示,OPPO今年上半年用电量约为6200万千瓦时,同比增长35.2%。为苹果、华为、OPPO、小米提供玻璃面板的蓝思科技松山湖厂区,上半年用电量达到1.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7.2%。

  暨南大学经济系教授封小云认为,过去以外资为主导的加工贸易产业模式让东莞参与到全球产业分工中。当前,在全球价值链逐渐升级的背景下,东莞从价值链的被动接受者转型为主动参与者。在这个过程中,根植性更强的东莞民营企业得以加快成长、高速崛起。相关成本的降低提升了东莞民营企业的产品竞争力,更加利于“东莞制造”走向全球。

  在“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中,东莞距离上海仅有0.3分。记者通过对比发现,如果东莞在调结构以及在特殊监管区进出口份额、人均货运总量等指标上努力,将会缩小与外贸强市上海的差距。

  衡量一个城市的外贸发展水平,除了出口规模,出口结构是否合理也至关重要。结构分项竞争力从高度化(出口产品技术含量高低)和多元化(出口产品和市场的分布均衡性)两个方面进行评价。记者梳理榜单发现,和前几年一样,东莞没有进入“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中结构竞争力的前30强,表明在这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强。

  来自黄埔海关的数据显示,去年东莞机电产品出口6009亿元,同比增长15.2%,占75.5%。今年上半年,东莞出口机电产品2919.7亿元,增长12.4%,占同期东莞市外贸出口总值的比重达76.2%。

  专家表示,机电产品占比提升,一方面表明东莞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在增加,但也从侧面反映出东莞出口产品的多元化有待提升。

  而在市场均衡度方面,东莞已经出现积极的变化。去年,东莞对“一带一路”沿线%,高于全市进出口增速15.9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东莞对“一带一路”沿线%,高出同期东莞外贸整体增幅14个百分点。

  经过测算可以发现,今年上半年,东莞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占东莞外贸总额的比重达21.8%,已经超过东盟的13.2%、美国的13.17%和欧盟的12.8%,东莞出口市场的结构已经开始优化。

  在发展竞争力分项的4个指标中,东莞人均实际利用外资额得分和排名下降幅度比较大,表明虽然东莞去年全年预计引进超千万美元外资项目、涉及外资金额等均有增长,但是仍要在招引外资上加大力度。

  与此同时,在特殊监管区进出口份额上努力也是东莞的选择之一。在该项指标中,东莞在百强城市中排名第30位,上海的排名则是第10位。如果东莞能充分发挥几大保税物流中心和虎门港综合保税区的作用,相信在这一指标上排名将会提升。

  去年,东莞保税物流中心(B型)升级为虎门港综合保税区,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东莞保税物流中心(B型)升级为虎门港综合保税区,意味着东莞加速融入粤港澳大湾区有了新的支撑点。今年以来,虎门港综合保税区相关业务的发展印证了这一点。

  虎门港综合保税区获批后,黄埔海关出台多项便利化措施,综保区的跨境电商网购保税进口业务由原来1家仓库、1家平台运营,发展到现在的7家仓库、10家平台入驻,跨境电商派送包裹由去年全年的28万票,发展到今年上半年的50万票。

  白明建议,东莞可以通过发挥虎门港综合保税区的作用,承接自贸试验区复制推广政策,加速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值得一提的是,东莞在外商投资设备人均进出口额这一指标上表现不错,在“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榜单中,东莞在外商投资设备人均进出口额排名第一,比上一年提升一位。这一优异表现使得东莞的发展竞争力在外贸百强城市中仍然名列第四。

  尝到智能改造的甜头后,东莞外资企业在采用新设备方面普遍加大了投入。位于常平的快捷达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贺朝阳告诉记者,近年来,企业通过智能改造,员工从2017年的3000人降至去年的2000人,生产效率大幅提升,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

  “公司的机械设备每4—5年就进行更换,这一速度快于行业水平,政府在这方面给予企业的支持力度很大。2018年公司获得智能改造补贴200多万元,预计今年也会获得补贴。公司准备新建工厂,采购更多的新设备。”贺朝阳说。

  有专家表示,外商投资设备人均进出口额这项指标非常重要,因为设备进口对于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加强企业的根植性有着积极作用。